【体育 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系列报道(七)三尺剑 一生情(下)——击剑健将赵洪霞访谈

2020-07-10 17:50:39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苏连雄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一个高挑的身姿,一袭白色剑服,在剑道上躲闪腾挪、拨挡攻击。摘下面罩时,赵洪霞的脸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招牌般的笑脸,依然不减早年运动员时的模样。

编者按

“更快、更高、更强”是奥林匹克的座右铭。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无数的体育健儿在竞技场上,不断战胜自己,实现新的目标,达到新的境界。然而,人们更多看到的是光环笼罩下的伟岸与荣耀;那么,在光环之外你又知晓多少呢?请看系列报道《体育,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个高挑的身姿,一袭白色剑服,在剑道上闪转腾挪、拨挡攻击。摘下面罩时,赵洪霞的脸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招牌般的笑脸,依然不减早年运动员时的模样。刚刚训练完小运动员,57岁的赵洪霞毫无倦态,经历了击剑运动员——足球工作者——击剑教练员,两度“华丽转身”。谈及过往,曾任中超联赛新闻官21年的她,思维缜密,讲话明快、条分缕析。

  苏连雄:由于经典故事影片《五朵金花》的缘故,人们总是把一个系统、一个单位的五位杰出女性称为“五朵金花”。上世纪八十年代,天津女子花剑队称雄中国剑坛,您是“五朵金花”之一,请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

  1594970297479351.jpg

1986年代表国家黄队巡赛欧洲,与教练陆佺(中)队友路桂霞(左)在意大利。


  赵洪霞:“五”是泛指,就像“千军万马”、“八九不离十”等词语一样。天津女子花剑队曾经在八十年代获全国女子花剑团体五连冠,确切地说应该是始于1985年在贵州举行的全国击剑锦标赛。以老队员朱庆元领军,对手是栾菊杰领衔的实力雄厚且独霸女花团体冠军多年的江苏队。当时最后一个出场的是我,对手是栾菊杰的妹妹栾红卫。我没有手软,稳扎稳打,最终我们是以9:6赢得了团体冠军。自此改写了江苏队独霸剑坛的历史,开辟了天津女子花剑团体五连冠的征程,同时确定了我在女子花剑团体赛中的主力位置。

  1986年3月在天津举行了全国女子花剑、重剑冠军赛中,天津队在争夺进入半决赛时遇到了实力雄厚的上海队,还是在大比分7:8落后时,最后一场是我迎战上海选手丁爱玲。因为团体赛是抢9,如果我输掉这场比赛,我们会以7:9落败无缘决赛,我不负众望,赢得了那场比赛。大比分8:8,天津队以领先三剑的微弱优势险胜,使天津队顺利进入决赛。转天《今晚报》体育版曾以《力挽狂澜 好一个赵洪霞》为题做了详尽的报道。

  荣誉属于大家。这其中有老教练刘茂、我的启蒙教练王维民,还有后来带队的陆佺、黄维勉教练;队员有朱庆元、张建秋、孙红云、路桂霞和我。王会风作为出类拔萃的年轻队员,自然成为后来的“五朵金花”之一。我想,任何一个团队的成功都凝聚着多位教练员、几代运动员的辛勤付出。“五朵金花”就是不同年代、不同时期优秀击剑人才的聚合,我只是那个时期的成员之一。

  苏连雄;您能详细记述一场终生难忘的比赛吗?

  赵洪霞:1986年底在南京举行的全国击剑锦标赛决赛的场景,时常在脑海中闪现,记忆犹新。对手同样是江苏队,同样是栾菊杰领军,又是江苏的主场,天时地利人合,江苏队势在必得。比赛可谓白热化,场面极其胶着。江苏队一上来就以强势压住天津队打,天津队连连失分,在大比分已经打成4:8落后的情况下,我跟教练陆佺说:“这种关口您还等什么?让我上吧!”陆指导只说了一句话:“快!换人”,在这样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我出场了。上场后还是想赢怕输,急于建功,不一会儿就以0:4落后对手。这时我申请叫停,脑子里只想着一个念头,天津的冠军不能在我手上断送,一定要“咬”住。再次回到剑道时,我改变了战术,一剑一剑的往回追,比分打成4:4。这时我又叫停了,当时心脏都要”蹦”出来。冷静片刻后,重新回到剑道时,我的一个大弓步直刺几乎是随着裁判“开始”口令而出,对方真的是猝不及防。从0:4落后,到5:4取胜,那场比赛真的是终身难忘。接下来天津队的士气大振,奇迹般地逆转,江苏队的比分定格在8上,最后我们是以8:8领先两剑的成绩再一次获得全国女子花剑团体冠军。

  正是基于自己连续几次在团体赛中的良好表现,同年代表国家黄队赴欧洲,参加在法国、意大利举行的世界击剑锦标赛。遗憾的是那时没有手机,无法视频记录。录像带作为唯一的资料留存国家体育总局击剑司,只有靠回忆和查找一些资料才能还原历史。

  曾经的辉煌已成为过往,我不会枕着“旧梦”,沉浸在往日的辉煌中。十几年击剑生涯为我以后的人生之路垫定了坚实的基础,因为经历了失败的痛苦与成功的喜悦,促使自己成长、成熟。

1594970471978511.jpg  

2015年获得全国俱乐部总决赛亚军(左一)


  苏连雄:您退役后“华丽转身”,到天津足球协会工作,任中超新闻官21年之久,赢得了主客队、各地记者、球迷的一致好评,能说说这些年的甘苦吗?

  赵洪霞:甘苦肯定有,1996年至今,我见证了天津足球的荣辱兴衰,以及职业联赛改革的步伐。随着足球改革方案的实施,到天津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2018年彻底取消。人员调入、转出、变迁,我应该是见证者与实施者之一。而中超新闻官只是我行政工作中一部分。我拥有国际足联、亚足联和中国足协颁发的资质证书,可以主持亚冠和中超的比赛,这在天津是唯一的,全国也不多。在这21年来,我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众多的足球精英、媒体朋友,交往了几代媒体记者。在这里我要衷心地感谢他们多年来对我工作的理解、支持与配合。

  至于我在这21年来所遇到的困难,要数2017年最艰苦。2017年初,为举办全运会开幕式,天津市奥体中心作为中超联赛天津赛区的一个主赛场,不得不在开赛前一个月转场至位于静海的团泊球场,而那年我同时担任泰达、权健两支中超队伍的新闻官,还担任了全运会女足笼式足球的领队。从静海团泊球场到津南海河教育园体育场再到河北区火车头体育场,另加天津足协青少年贯穿全年的五大联赛的赛程,有地图板块概念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一个多撕裂的路线呀!2017年又逢40年来从未有过的高温天气,奔波于这几个“点”,连接的是无尽的汗水链,但是甘在其中。

  虽然往事并非如烟,但是,二十几年足协工作中所遇到的困难再多,也抵不过十几年的击剑生涯给予自己的千锤百炼。这也是从事了21年新闻官后,我依然重回剑道的理由。

  苏连雄:去年金秋时节,全国首届体育口述历史学会研讨会在天津体育学院举行,您应邀接受采访,请谈谈盛况。

  赵洪霞:那是第一次面对全国各大高校、新闻媒体、全国体育博物馆口述体育历史近百名研究人员。他们主要提问都集中在中超联赛,对足球既恨又爱,我有做新闻官的经验。面对两个小时,十几个问题,还算应付裕如、对答如流。

1594970397368791.jpg  

主持2019年中超联赛新闻发布会


  苏连雄:您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涉猎写作、摄影、朗诵、歌咏、模特、舞蹈等诸多领域,退休后本应轻松生活、享受生活,可偏偏“自讨苦吃”,当起了击剑教练员。

  赵洪霞:这源于我的击剑情结与对击剑这个项目的热爱,更因为对赵杰教练的一个承诺。2014年春天,天津击剑队几个老队员相聚在曾经训练、生活过的体工大队击剑馆,感概万千。那时,我已挂剑23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重新回到这条熟悉的剑道上,当初伤痕累累的持剑手是否还能拿得起那把沉甸甸的剑。我一走进击剑馆,心里就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当初右腿在训练中被对手刺伤后缝合了23针,仿佛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在老队友的鼓励下,51岁的我开始了每周两次训练。2015年元旦,我与几名同样是退役多年但比我年轻十几岁的队员一起,代表天津金牌击剑队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2014年度全国阿迪达斯杯成人俱乐部击剑赛,我们囊括女子花剑个人金、银、铜三项奖牌。

  不久前,赵杰教练诚心诚意邀请我出任教练。就这样,我又穿上击剑服、拿起了三尺长剑,朝夕与小运动员相处。1991年退役至2020年,29年,一个多么漫长的回归过程呀!

1594970510454059.jpg

教练团队(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苏连雄:击剑是我国体育强项,但在体育爱好者眼里总是蒙着华贵的神秘面纱。年轻时,我仅仅从法国影星钱德勒.菲利普主演的黑白片《勇士的奇遇》和阿兰.德龙主演的彩色片《黑郁金香》初识剑客风采。请您给我们“科普”一下击剑运动知识。

  赵洪霞:击剑分为花剑、重剑、佩剑,每个剑种特点鲜明。花剑的特点是轻、巧、战术性强;重剑的特点是果断、坚决、讲究精准性;佩剑的特点是速度加力量,观赏性极强。击剑是一项比较时尚、高雅的运动项目,在国外,贵族学校和私立学校都比较流行。

  击剑不仅能够锻炼人的体魄,有助于快速反应,移动,增加灵活、应变能力。我更看重的是击剑运动还能培养一个人的高雅气质,可以锻炼人的心智,善于独立思考,面对挫折与失败、成绩与荣誉、金钱与地位等都会有全新的认识。只要你能够给予时日用心体会,就会有所收获。这是能够使人受用一生的运动项目。

  苏连雄:谢谢您接受采访,衷心希望击剑宗师文国刚的衣钵能够传承光大,恰如馆名,多培养击剑新苗,为天津乃至中国击剑运动获得更多的金牌。

中国小康网天津频道7月17日电

撰文/ 苏连雄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