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生态 点“石”成金 “石头村”里唱响幸福歌

2020-09-19 10:17:46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陈忠权 钱进 责任编辑:赤子 字号:T|T
摘要】在蓟州区府君山后,有一个沉寂了几百年的“石头村”。全村有282户、776人,村子被四面大山环抱,交通闭塞;这里没有肥沃粮田,更无赚钱企业,只有满眼的石头,曾穷得叮当响。

  

鸟瞰西井峪村

  在蓟州区府君山后,有一个沉寂了几百年的“石头村”。全村有282户、776人,村子被四面大山环抱,交通闭塞;这里没有肥沃粮田,更无赚钱企业,只有满眼的石头,曾穷得叮当响。2018年以来,这个小山村却摇身一变,村美民富,2019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39万元,成为网红打卡村,这个村就是渔阳镇西井峪村,其发展秘籍就是:护山保石,全面保护生态环境;建民宿、高质量发展乡村旅游,“石头村”里唱响幸福歌……

  昔日靠山吃山  把大山吃垮了

  9月的西井峪村,景美,人旺,乡村旅游进入高峰期。

  “现在全村42户农家院(包括民宿)、500张床已全部住满,国庆期间的床位也基本预订一空。”正在村口接待游客咨询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周维东笑着说道,“人是喜欢怀旧的,我们村是清代立村,保留着古朴传统的村落,村里村外满眼都是石头,我们靠山护山,高质量发展乡村旅游,前来的游客越来越多。”

  2004年以前,西井峪真的是靠山吃山,吃法就是开矿炸石。

  周维东介绍,西井峪村因四面环山似在井中而得名,村子里没有一条平坦道路,交通闭塞,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期,村民们才点上煤油灯、坐上了马车,村子很穷,村民们只能经营着山坡上的一小片果园,收入很少。

  那些年,为温饱而苦苦探寻的村民们看到了赚钱糊口的机会──开山炸石,他们在山上凿石穴、埋炸药、搞爆破,“轰”的一声巨响后,山体垮塌,石块飞泄,村民们装车外运换钱。由于石材质量一般,价格很低,一车石块才卖2元,但为了吃饭,村民们只能采下去。由于采石场离村庄很近,整个村庄上空常年被一层灰白色的尘雾所笼罩,果树蔫了、死了;村民们也是灰头土脸……

  “你看这座西山上的裸露岩面,就是过去开山炸石留下的疤痕,根本不长树,草也难成活。”站在村西一处山坡上,周维东指着对面的一座大山说,“今天回看,当时开山炸石虽能赚一点钱,但这种吃法,却把山吃垮了,更吃掉了后代子孙的资源,得不偿失啊!”

  为保护生态环境,2004年,当时的蓟县县政府下达指令:全县范围内不允许再开山炸石,所有采石厂一律关闭。失去了生计的西井峪村民们茫然了,从哪里赚钱养家呢?

  已卸任的原村党支部书记周维记回忆,当时村里决定借鉴其他山村发展旅游的做法,到外地参观学习,也搞农家旅游。为此,村里修了路,还策划了旅游卖点──成立摄影村,有10户村民将信将疑地用农房开办农家院,每天吃住只收60元左右。但由于农家院条件太简陋,又无特色,还没客源,除了一些摄影爱好者零零散散前来,其他游客难觅踪迹,赚不了钱,开了几年后,很多农家院只能关门……

  建民宿  乡村旅游提档升级

  周维东说,西井峪发展乡村旅游起步较晚,怎样才能迎头赶上?办法只有一条,不拼游客接待数量,而拼软硬件服务质量,以少胜多,走绿色高质量发展之路。

  历史上的西井峪因为紧挨着采石场,村民们为了省钱就用开采的片石盖房子、垒院墙、铺街巷,村里三分之二房子都是石头屋。为此,村委会聘请了建筑师,特别明确要求突出“石头”特点,对一些普通砖房、水泥铺的巷子都用石材进行改建,让整个村子真正成为一座“石头村”。另外,还用片石铺石板路、垒砌石头墙,让整个石头村浑然一体,凸显古朴优雅特色。

  过去农家院餐食相对简单,虽然不单独付费,但游客还是不满意。村委会决定把“一晚加三餐”模式改为“一晚加早餐”模式,开发农家饭菜新品,全面提升餐饮服务质量。为壮大村庄旅游实力,村里还成立了西井峪优选农舍合作社,制定了一系列经营规范和卫生标准。

  西井峪周边没有景区,怎么办?在村西,人为开发“西崖晚眺”景点,并建一座望龙亭,傍晚时分,游客抬眼望去,美丽的日落尽收眼底。与此同时,还配套建了乡村阅读中心、村晚市集等文化体验项目,成立了草编、布艺、美食等工坊,大大丰富了山村旅游配套项目。

  2016年国庆黄金周,第一批按全新理念设计的民宿──“优选农舍”全新亮相,深受欢迎,大获成功。

  村民尹红梅是第一批吃螃蟹户,她的民宿叫“暖香轻舍”,卧房里黄色卧床和橱柜,温馨舒适;由稻壳、熟石灰混合而成的白墙,干净无异味;中央空调,温暖舒适;窗台上摆放着多盆绿植,生机一片……

  尹红梅告诉记者,2016年底,她家投入100多万元,把老宅改造成了现在6间客房的民宿,效益特别好。由于环境好,游客还特别满意,回头客不断,2017年全年赚了30多万元。

  游客来到西井峪村,很多人都青睐“两棵银杏树”民宿。

  走进院子,两棵高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民宿主人叫周云龙,今年29岁,他笑着说,2018年,他辞掉原来的工作回到村里,把自家农家院改造成民宿,2019年赚了20万元。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好几个月没开张,其间他装修了新房,今年5月恢复接待后,游客大增,按照目前经营情况看,预计今年收入会超过20万元左右。

  吸纳新居民   乡村旅游服务注入新活力

  西井峪火了,建民宿赚大钱,城里投资者纷纷进入。

  走进村西南一户民宿,院墙都是石块砌成的,小院内种着番茄和豆角,农家味道很浓;卧室宽敞明亮;厨房内,几位厨师正在烤制着羊排,香味萦绕整个小院……

  这家民宿女主人是来自市区的一位年轻女性, 她笑着说,2018年冬天经朋友介绍来西井峪旅游,住了一晚之后发现这个村很美,立即决定承包农家院。在村委会大力支持下,她承包了两个农家院改建民宿,突出山乡古朴元素,顾客盈门。另外一位姓孙的男士也来自市区,承包了一个农家院改建成民宿,突出时尚元素和山村古朴元素叠加,满足现代年轻人需求,也很受青睐。

  火爆的旅游还吸引了大型投资机构纷纷前来,给小山村带来了勃勃生机。

  一家大型旅游平台,一次性承包了6个农家院,按照民宿风格,打造旅游宿营地;一家发电厂下属企业也前来承包了多个农家院,积极改建高档民宿。

  村里为何积极吸纳新村民?原因何在?

  周维东说,小山村保持古朴村貌固然好,但不能太封闭,否则就满足不了现代游客的需求。比如,看山看景需要原貌,但居住、食宿还是要有现代和时尚元素。新村民的到来,打造出了将田园气息与前卫理念交融在一起的新产品,满足了中高端游客需求,让小山村旅游全面提档升级,焕然一新,在更高层次上提升了西井峪村的乡村旅游质量。

  为避免民宿失去山里味道,失去农味,村委会还鼓励引导新村民兴建的民居要聘请当地村民当服务员。

  今年上半年,尹红梅和丈夫把自家的“暖香轻舍”转包给了一户城里人,每年得到一笔不错的转租费,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还被聘为民宿服务员,特别开心。她说,每月可以赚得一笔固定工资,还跟承包者学习了一些现代旅游经营方式,比如线上营销等,收获很大,为将来自己独立经营打好基础。

  现如今,西井峪村游客越来越多,带动了农产品的销售,激活了全村旅游各要素,延长了乡村旅游产业链条,没有开民宿的村民照样通过卖农品赚钱。

  72岁的村民周荣华,在西井峪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谈起现如今的变化,老人脸上笑开了花。老人掰着手指说道,村口卖的柴鸡蛋、核桃售价都不错,非常热销;老太太们自制的小孩虎头鞋也非常受欢迎,还有热销的草编制品……

  西井峪村还自主开发了井峪小米等系列旅游伴手礼,全村正在形成“产品结构提质、旅游业态多元、受众群体分级”的乡村旅游产业发展新格局。

  西井峪乡村旅游获得高度肯定,先后被评为我市唯一的“全国历史文化名村”“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傍晚时分,“西崖晚眺”望龙亭周围聚集着很多游客,这时西山上的一轮夕阳,呈现出美丽的橘红色,一位游客用手机拍照后赶紧发在了朋友圈里:我在西井峪村,此时这里的落日就像你害羞的脸上,浮出的红霞,美丽极了……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