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全媒+丨真实版“潜伏” 无“名”也英雄

2021-09-05 10:13:24 来源:新华网 作者:白佳丽 周润健 责任编辑:柒月 字号:T|T


新华社天津9月3日电(白佳丽、周润健)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除公开战场外,中国共产党还开辟了一条隐蔽战线。在这条战线上,无名英雄们行走在“刀尖”上,为抗战的最终胜利做出巨大贡献。

“一份情报,会影响一个战局,甚至改写一段历史。但很多饱经风雨,乃至献出生命的地下党人,在当时隐姓埋名,又被历史慢慢尘封。”中共天津市和平区委党校党史研究科科长史煜涵说。

作为一名研究党史的专家,史煜涵这些年常徘徊在一栋栋老建筑前,扎在厚厚的史料中,试图寻找抗日战争时期那些“潜伏”的英雄故事,讲给生逢盛世的人们听……

秘密电台

1938年,王光杰与王兰芬在天津设立秘密电台开展地下斗争。

天津市和平区沙市道,如今是这座繁华城市中极为普通的一条街道。然而对王光杰和王兰芬夫妇而言,这里的记忆却是惊心动魄的。

他们,是《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原型之一。

1937年,天津沦陷。风雨如晦中,与党组织保持及时联络,建立一座属于自己的秘密电台迫在眉睫。经过组织审慎考察,在清华大学学习无线电工程的进步青年王光杰成为组建电台的最佳人选。

地下工作,最重要的便是“掩人耳目”。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怀疑,党组织找到河北女师附中的学生党员王兰芬,让她扮作王光杰的妻子,掩护电台的工作。

天津秘密电台旧址

1938年8月,日军的魔爪将中国进一步推向灾难的深渊。由王光杰负责的秘密电台设在天津英租界临街的一座楼房里。王光杰换下朴素的学生装束,化名吴厚和,在附近市场一家电料行当起了技师。王兰芬忍痛剪去了长辫,化名黄慧,在家操持家务。

接下来的场景与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几乎一模一样:电台被伪装成了收音机,每到凌晨一两点,王光杰便开始工作,三伏天的夜晚,即便闷得喘不过气来,他也要躲在屋子里,把门窗捂得严实,用绒布把发报机的电键包裹起来发报收报。

他们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他们面对的,除了日本宪兵特务,还有伪政权警察特务。一天夜里,周围突现“情况”,夫妻俩紧急撤退,躲进了一家旅馆。他们快速地观察着旅馆的地形,研究脱险的办法。危难之中,王光杰说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存电台,掩护王兰芬;王兰芬却思量着王光杰是电台的负责人,应该牺牲自己掩护他。

生死与共的考验下,那年深冬时节,经过党组织的批准,这对“假夫妻”正式结为真伴侣。

1984年,夫妻二人回到天津秘密电台旧址。

这座秘密电台持续运行到1939年年底。通过这座电台,中共河北省委和天津市委及时与上级党组织保持了联系,并在当时著名的“冀东暴动”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跨国战友

1934年初,天津英租界小白楼附近的朱家胡同里,搬来了一对奇怪的“夫妻”,男子是讲着一口蹩脚汉语的朝鲜人。

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这对“夫妻”是有着丰富革命斗争经验的中共党员李铁夫和张秀岩,他们此次的任务是以夫妻身份为掩护,在天津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出生于朝鲜的李铁夫,流亡中国后加入了共产党。“妻子”张秀岩,早年间参加过“五四运动”,在李大钊的影响下投身革命。

在天津,李铁夫没有公开职业,张秀岩在图书馆谋了份差事。他们粗茶淡饭省吃俭用,将收入用于开展党的地下活动。李铁夫仅有的一件大衣也送去当铺当了钱,贴补被营救出来的同志。

朝夕相处,使二人在革命友谊基础上建立起了真挚感情。不久后,经党组织批准,他们正式结为伴侣。

李铁夫与张秀岩合影

时代的洪流中,他们身处黑暗,心向光明。李铁夫冒着被国民党反动派抓捕的危险,深入到工人、学生和市民中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工作。“一二·九”运动爆发后,夫妻俩在天津发起抗日救国示威游行,手挽手、肩并肩,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1936年,当时市委决定再次组织大规模抗日救亡示威活动,李铁夫亲自安排方案,最终天津“五·二八”大游行获得成功。之后,李铁夫被任命为河北省委委员兼中共天津市委书记。

1937年,党组织派李铁夫到延安参加会议。到达延安后,李铁夫不幸染上伤寒病逝。张秀岩日夜兼程从天津赶到延安时,她挚爱的伴侣已被安葬在了清凉山上。

未能见上李铁夫最后一面的她说:“鲁迅是‘梦里依稀慈母泪’,我是‘梦里依稀云岗论(云岗为李铁夫化名)’。”而后,她带着丈夫生前用过的毯子和怀表,继续投入到了他未竟的事业中。

保护“老戴”

林枫与郭明秋合影

1936年,梅兰芳的北方之行,让天津民间非常轰动。但当时几乎没人注意到,白色恐怖笼罩下的天津,几名重要的共产党员也已抵达。

林枫便是其中之一。他被调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时正值初春,随即以报社记者的身份住进英租界松寿里1号,并将市委机关建在了这里。

见到林枫独身一人租房,房东总疑心他是共产党。为保证机关的安全,北平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主席郭明秋被调到天津,扮成林枫的妻子。

1936年,林枫居住地

曾经是学生运动领袖,转而成为家庭妇女,郭明秋很是不适,提出要调换工作。

林枫对她说:“你不是愿意做列宁所说的职业革命家吗?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终生也做不完的事业。一个共产党员要有约束自己的非凡毅力,只有约束住个人的东西,服从革命的需要,服从了党的利益、党的纪律,党的事业才能成功,至于个人的一切应该融入其中。”郭明秋被触动了。

那年5月,林枫成为中共北方局书记刘少奇的秘书,协助开展华北地区工作。对郭明秋,林枫只交代了一件事情——“这个人是党中央派驻北方的代表,以后管他叫‘老戴’好了,我们要好好保护他。”

林枫和郭明秋搬到了更为隐蔽的英租界福荫里1号。每次“老戴”一来,郭明秋便去外面放哨,或买烟或到屋外做事,紧盯来来往往的人,免去他们的怀疑。

日军侵略的步伐却在加快,两个月间不断向天津等地增兵,华北形势急剧转变。刘少奇提出组织平津学生举行游行示威。

不久后,天津展开了大规模示威游行,林枫及时辅助总结经验,转达给中共北平市委。而后,北平、上海、广州纷纷响应,一系列抗日救国游行就此展开,白色恐怖下的学生运动由低潮转向新热潮。

1997年,林枫夫妇与家人

因共同的理想,林枫与郭明秋渐渐生出了深厚的感情。那年盛夏,他们经组织批准正式成为夫妻。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